今天的阿辞也很喜欢叽叽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论被痴汉缠身如何逃脱3

#日常ooc
#跳跳占有欲强烈
#不定期更新
#自己也不知道要写多久系列

李白发了愣,恍然间发现是应到自己,连忙:“某祝二人长岁平安,永结同心。”

在一众人的祝福中,王昭君也终于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面若桃花,略微冰冷的目光在看到手上那株梅花时柔和了不少。纤细的手轻抚上那怒放中的梅花,朱唇红艳,恍若那梅的纯艳。一举一动都透露着高贵典雅的气质,像是刚落入凡尘的雪。

众人无不惊呆,世间竟有如此美若天仙之人。

难怪韩信会对王昭君那么尽心尽力。

人有那资本。

李白侧头看向韩信,发现韩信正盯着他发呆。

你不盯着女主,你看着我干哈?

韩信看了眼王昭君,美确实美,但却高傲的像大小姐,这种性格太难伺候。还不如自己师尊好,温柔体贴,睡觉时还可以肆无忌惮的搂着师尊的腰。

不过,师尊的腰真的好细,而且软。

“昭君多谢父亲成全。”王昭君福了福身,目光扫过一片人。

最终定格在李白的身上,多么谪仙的人。

剑眉星眸,沉淀了万千的星光,皮肤没有征战沙场将士那般黝黑,反而白皙如璞玉。清晨偏斜的光线衬得鼻梁更为俊挺,颇有一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气度。

美的人或物总不会引起反感,不只是李白,即便是高傲的王昭君也是如此。

李白看着缓步走近的王昭君,若这王昭君不是女主还真想撩一撩,可惜他没那胆和男主抢人。

“师尊?”

“…嗯。”

“师尊是身体疲累吗,怎么总是放空了神?”宗会结束后韩信半歪着头饶有兴味的看着李白,勾起半抹唇笑。

“总听闻昭君宛若冰雪般的纯洁美丽、今日所见,果真如此,也难怪这么多提亲者。”

韩信眼神暗了暗,果然不该让自家师尊看到这种妖艳小贱货,装的一个比一个套路深,都冲着自家师尊的美色。虽然他也承认师尊美的不像话。

但这绝不是可随意窥看的,这是他的,他的师尊。

“师尊,天寒不适宜在外多停留,回去吧。”韩信像是闹了小脾气的媳妇般气哄哄的走掉了。

他在闹什么脾气?难道说男主以为我喜欢上了女主,要杀我灭口。

难道我刚出场要变成炮灰,不!

回到屋院,韩信便将自己关起来,任人再怎么敲也不开。

“长老,无论怎样他都不开门。”婢女无奈只能禀告李白。

“韩信?”

“信儿?”屋内一片寂静,甚至让李白怀疑韩信已经不在。

良久,李白听见屋里都没有动静。韩信难道偷偷溜出去了吗?

关键这个大爷赌气呆在他的屋子里,他想睡个回笼觉都不行。

谁叫韩信是和他一起睡觉的,赌气躲的都是自己房间。

李白思量再三,还是选择先让这个大爷自己一个人待着。

“吱嘎”

“哈…师尊。”韩信开门时穿着里衣,略带倦意。

感情这大爷在睡回笼觉,亏的李白以为他在赌气。

“哼。”

“师尊怎么了?”韩信见李白气鼓鼓的我样子,颇为讨喜。

“师尊先进屋子来。”韩信把半掩的门开大些。

进屋之后李白直接坐在床边拽起躺在床上准备继续睡大觉的韩信质问:“你今日在宗会为何见到昭君姑娘后就不对劲。”

“难道你看上昭君姑娘?”李白挑了挑眉。

可是自始至终韩信都没有回答一句话,李白正纳闷,见韩信直接趴在他背上睡着,耳边还传来细微的呼吸声。

李白挺直腰杆维持韩信的重量,突然感觉腰上一紧,韩信手环了上来。

这是什么情况?!

你睡觉就睡觉,还动手动脚!

韩信的唇贴在李白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打在李白的耳朵上。而李白的耳朵逐渐染上了颜色,脸也变的通红。

生平第一次被男人调戏,还脸红了。

李白突然觉得自己二十多年的直男观念被破,自己居然因为一个男人的动作脸红,还是自己的徒弟。

有伤风化。

在李白内心的思想斗争时,韩信却欣喜若狂。

抱着师尊睡个懒觉,再享乐不过。师尊的腰好细,做某些事情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对,自己想到哪里去,现在的首要问题应该是解决那个王昭君,她居然对师尊有非分之想。

看来要想办法让她打消念头,如果不的话只能干掉她。

韩信不觉搂紧李白的腰,更在李白背上蹭了蹭,李白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一抖。

md现实和这个时空中的韩信倒是很像,都是老流氓,时不时的动手动脚。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