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叫阿渊就好

磕cp杰佣强强,双担粉

【信白】我真的在带妹 后续

#153lof粉感谢
#小天才搅局
#韩信解释不清系列


“你不打算解释?”

你的好友诸葛·专业忽悠人·奥斯卡奖影帝·村夫已上线。

“…”躲在阴影处瑟瑟发抖又不知从何解释的韩信。

“韩信你太他妈不要脸!”小天才都忍不住骂人。

韩信很冤,比没偷鲲却来找他都冤。

“…我…他…我真的是在带妹啊。”李白是他媳妇,妲己可不就是他妹嘛?

而且妲己说只要韩信带她上分,就告诉他关于李白的一切,包括以前谈过几个女友,都是怎么分的,李白绝对不让碰的敏感点,等不可描述的画面

痴汉如韩信当然不会拒绝。

单纯的李白却丝毫不知自己被妲己卖了个干净。

诸葛亮晚修结束后回到宿舍看见冷到缩在被窝里,像个缩头乌龟的李白:“韩信那个傻子和你解释了吗?”

“还没,韩信那个傻屌现在还不知道咋样,估计躲在床上怂的一批。”李白从被窝里窜出头来,湛蓝的眼睛透露着狐狸特有的狡黠。

完全被李白猜中躲在床上怂的要死的韩信…

“我操你奶奶勒个娃娃鱼的赵云。”

聪明如小天才当然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那通电话也是想试探韩信的反应。

整件事情可能也就只有韩信还蒙在鼓里,哦对,还有钢筋·耿直赵云。

隔天大早李白宿舍门便被敲响,踹了踹上铺的诸葛亮,用半迷糊的声音说道:“你去开门。”

“石头剪刀布,说输谁去开。”诸葛亮撩了一把刘海,半梦半醒说着。

“好。”

“你出什么?”小天才套路施工开始。

“拳。”

“我布,你去。”

“你耍诈。”李白揉了揉自己睡姿不雅导致的鸡窝头,胡乱的抓了几把,一脸不情愿的去开门。

你问刘备?不好意思,他一大早就屁颠屁颠的跑到女生宿舍楼下等孙尚香了。

有个强悍的对象真可悲。

“你奶奶的谁啊,一大早的不知道要睡觉吗?”李白的怨气快要实体化,堪堪睁开一只眼睛看清面前的是韩信。

“碰。”韩信的话就没关系了。

“谁啊?”

“韩信,继续睡。”

“哦。”

门把被悄悄转动,韩信蹑手蹑脚的进门并小声的带上门,一看架势就知道不是新手。

将早饭放在桌子台上,走到李白床铺前半蹲下,拍了拍因为怕冷而把全身都缩在被窝里的李白,温柔的唤:“阿白,起床了。”

“早饭我都买好,有你喜欢吃的皮蛋瘦肉粥和生煎。”

“昨天的事我可以解释,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李白嫌烦,本为了听清韩信讲话而钻出被窝的头又要缩进去。韩信见状,轻轻的抚上李白的狐耳。

“嗷,冷死了。手拿开!”李白气的坐起身子,朝着韩信吼出来。

韩信更加变本加厉的抱住还穿着单薄T袖睡衣的李白:“阿白,我好冷。”

“我知道你还在生我昨天的气,我真的不是带妹,是妲己要我带她的,而且…你妹可不是我妹吗?”韩信委屈的蹭了蹭李白的脸,还臭不要脸的朝着李白敏感的狐耳呼了口气。

“秀恩爱宣淫可以去宾馆,宿舍里没有准备那种的东西。”在上铺的诸葛亮实在看不下去,扔了本资料书下去,正好打在开门而来的赵云脸上。

“军师我…我是不是打扰了。”赵云看着韩信抱着满脸通红的李白,自认为机智的从兜里掏出byt递给韩信后附耳说道:“别吵着军师。”后赶紧关上门离开。

“赵云最近和谁混在一起,智商咋又退化。”李白推开韩信并裹紧自己的小被子

韩信一脸懵逼的被自己媳妇推开手里还被莫名其妙的塞了个byt。

“阿白,既然赵云都一片好意又怎能辜负,不如…”韩信又将李白扑倒在床,磨碾着李白的狐耳,略带沙哑的说。

“你和赵云那个哈子过去吧!”诸葛亮和李白同时吼道。



——————————————————————

李白:谁给你胆子摸我狐耳的?

韩信:妲己说,你只要一被摸狐耳就会软下来,可以为所欲为。

李白【威胁】:为所欲为?

韩信:不是,可以…任我摆布,可以…那啥。

韩信 卒 享年X

评论(9)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