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阿辞也很喜欢叽叽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信白】我真的不怂(二)

#房管信X恐怖主播白
#白哥大怂货
#游戏自编


回忆结束画面又转回原场景,人物能手动控制行走了。

“嗯…画风还是挺唯美的,我们控制的这人物叫Van,从刚才的回忆我们看到又是个狗血的失忆老梗。”

[白哥居然在玩天使梦魇

[到最后可心疼Van]

[Van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看到最后哭瞎]

[Van后期人设美疯,感觉自己恋爱了]

[想嫁类型]

李白看到弹幕里刷出关于Van的性格:“这个Van是不是比我有人气,你们都不爱我了吗?”

[Van是想嫁类型,白哥是想操哭类型]

[对,操哭白哥

[高举操哭白哥大旗]

[摄像机前白哥的手吓的颤抖hh]

[鼠标都抓不住]

李白虽然直播开摄像头,但却从来没有拍到过脸,朝下的摄像头最多只能看见李白的手和键盘,迷妹们一度很委屈。

[呼叫小柴,掰摄像头hhh]

[跪求小柴]

“小柴在狗窝里睡死,吃的都忽悠不动它。”

[睡的像头猪]

[仿佛看到了每天早上起不来床的我]

[同感,看到自己]

“我们先去里面看看。”李白控制着人物走进建筑。

【这里已经十分破旧,但仍然有教徒会来祷告】

李白点了站在一众信徒旁的人。

【站在那里的是Envoy,不过他不太愿意和人接触】

主啊,保佑。信徒断断续续的话语传入耳畔。

“Van神父要明天我和你一起启程去特兰西瓦尼亚城,明天需要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放在你房里。”

“好。”

李白操纵着Van并没有急着回去,反而开始探索起来。

“先看看再回去,也不急。”

Gabriel本是大天使长,位列天堂重要的警卫长职务,后和上帝产生分歧,被贬到人间磨砺。然后就没有了关于Gabriel的记载

这里的字迹已经被冲刷干净,只能隐约看清一个征战归来男人抱着友人的尸体悲痛欲绝

“这里好像已经没有东西,我们可以回去了。”李白操纵着Van走到后院。

“这么多间,刚才那个特使说了哪一间么?”

[选择恐惧症]

[游戏:爱我你怕了么]

[白哥:我不但怕,我还怂]

“管他的,从右边开始看吧。”

[男左女右]

[攻左右受]

[神他妈攻左右受]

[前面的那个不就膝盖嘛,我给你!]

“吱嘎”门被打开了个缝隙,隐约看见神父面对着摆在桌上的书忏悔。

【隔得太远根本看不清楚】

是否靠近?     是 否

“当然!”李白果断点下了是。

[你已经死了]

[药丸]

[不走你就被发现]

[从选择是开始你就注定死亡]

Van。”背后传来特使冷漠的声音,里面的神父瞬间转头警惕的盯着门外。

你死了。

〔不要惹怒神父〕


[可惜没有如果]

[你被特使发现了]

[白哥好不容易不怂一次,却秒挂]

[一血]

[我相信接下来还有很多]

[手足无措的白哥]

[一脸懵逼的死]

“这个…是错觉?错觉吗!我怎么上来就死,我不就想看个剧情吗?”

[可是剧情设定不让你看]

[你想看,可剧情不给你机会]

[接下来由白哥给我们演示梦魇死亡集锦]

[一定不要选的必死选项]

[仿佛回到高中时一到考试就完美的避开了正确答案的我]

[带我一个]

[十判断全错,老师还夸我呢]

[一张五十多道选择的英语考试题,我能考8分]

[蒙啥啥错]

“至少我们知道这个特使不是好人,因为他害死了我。”

[特使:就因为我喊了你一句?]

[喵喵喵?]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些事情不要深究,会死的]

[现在知道怂的好处了吧,你胆大技能点错地方了]

“那啥,刚才是小柴在弄鼠标,我本来还想说不要继续看的。”

小柴:劳资在睡觉

[小柴内心有一万句mmp要讲]

[白哥以为摄像头是摆设吗?我清楚的看到是你的手!]

[白哥:给我一个下台的理由]

[不给不给就不给,妈妈没回来]

[接的神tm好]

评论(1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