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阿辞也很喜欢叽叽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信白】白哥的暗示懂了多少

#低情商信X老司机骚白
#信白交往中
#你把我灌醉,又不跟我睡


“来干,来干。”李白拿着酒瓶子在韩信面前晃悠了两下,见韩信没反应,又转头将目标转向刘邦。

“仓鼠球,你陪我喝啊。”

“我不。”仓鼠球扭头不看满身酒气的李白,并臭不要脸的抱紧自家良良。

“呜呜…韩老狗。”

“我帮你给诸葛亮打电话,让他来接你。”韩·红领巾好少年·信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给诸葛亮打电话。

我要分手,该死的韩老狗。

(白哥内心:我他妈把自己灌醉,身体托付给你,就是为了让你打电话?)



—————————————————

“来吗?”洗完澡的李白下身只裹了件浴巾跨坐在韩信腿上,从水气蒸腾的浴室出来,脸上难免有几抹红晕。色气的用指尖滑过韩信完美的腹肌,手探入韩信的衬衫中抚摸。

“嗯~”解开束缚在身上的浴巾,浑身赤裸的依附在韩信身上。调皮的在韩信的脖子上舔舐,还发出一丝娇媚的呻吟。

“开黑吗,我来。”

“打大龙啊,大龙!”韩信依旧拿着手机打着农药,不断发着指示信号。

韩信,我们的感情就到这。

(白哥内心:劳资脱光了站在你面前,陪你开黑?)


——————————————————

“嗯…哈…韩信,你爱我吗?”欢爱过后李白躺在床上喘着粗气问。

“你猜。”

“猜猜猜,猜你个大头鬼啊。”李白抓起旁边的枕头就砸向韩信。

“做的时候你问我爽不爽,我回答你猜,你觉得OK吗?”李白直接一脚把韩信踹下床。

“滚去沙发。”

当初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瞎了会看上韩信。

(白哥内心:你惜字如金啊,回一句我爱你会死吗?)



—————————————————

“阿嚏”李白抱着一盒抽纸坐在沙发,不断打着喷嚏。

“感冒了?”

“嗯。”李白因为感冒鼻音很重,声音变得沙哑。

“多喝热水。”韩信听了,扔下已经黑屏死亡的农药,拿起桌上摆放着的玻璃杯递给李白。

到此为了韩信。

(白哥内心:多喝热水,热你麻痹的水。劳资喝水就能好,还要你干嘛)


———————————————

有这样一个男朋友,白哥可能扎心了,韩断腿你活该这辈子单着。

昨天四点睡觉的我,还能再肝…

评论(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