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叫阿渊就好

磕cp杰佣强强,双担粉

【信白】自家弟弟看上孕前心理咨询师(中)

#我是大总攻,不接受反驳
#李白昭君姐弟
#怕生人的白哥,躲在自家姐姐身后
#突然恋母(姐)情结的白哥


“怎么了跳跳,魂不守舍的,失恋了?”

不,他连恋都算不上…

“没,没有。”花木兰回到家就直接打开空调,惹的韩信忽冷忽热的一个哆嗦。

“那好,明天陪我去同学会。”

“我…去,我去。”韩信刚想说些什么,被花木兰一个眼神噎在喉咙。

我去,我去你妈的。

果不其然,隔天大早韩信就被花木兰从舒适的大床上拖起来。

我说姐啊,孕妇不是该多休息吗?你这是打了鸡血…

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却在这里当苦命。韩信盯着方向盘叹息,他这是被叫来当专车司机了。

考虑到人多,同学会定在休闲餐厅。韩信刚进门的时候就眼尖看到了昨天的美人。不对,美人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和姐同岁。

“那不是昨天的咨询师,我不记得他是我同学啊?”花木兰顺着韩信的目光看向李白,微微蹙眉道。

“木兰。”清脆悦耳的女声宛若一泓清泉流过,走来的女人鹅黄淡雅的裙装,色彩在裙摆处逐渐变淡,最后化为纯白。举止翩翩优雅,气质非凡。

“昭君,好久不见。”花木兰回了个礼貌的笑容。

“这位是?”花木兰见躲在王昭君身后略显羞涩的李白。

“我弟太白。抱歉,他稍微有点怕生,黏我。”王昭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爸妈工作繁忙的关系没有时间,李白可以说是王昭君一手带大,又当爹又当妈。刚刚勉强能开口说话的昭君哄着才睡醒嗷嗷哭的小李白,有时候保姆还没来,尿片什么的都是王昭君换。

由此可见,李白黏昭君也是有原因的。

呵呵,你家小太白误会我的时候可没这么软萌。

花木兰看看别人家的弟弟,美如冠玉。自己家的,不提也罢。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韩信若是光看长相是一表人才,但绝对不能开口说话。用花木兰的话来说就是兔子尾巴全漏出来,一股东北大碴子味的老流氓

同样的韩信…

别人家的姐姐尽心尽力,自家姐从小给他甩锅。爸妈兴师问罪起来,花木兰就嫁祸给韩信,自己逃之夭夭。

同样是姐弟,差距就是这么大。

韩信和花木兰无言的对视。

“太白,我昨天还去过医院,还记得吗?”

“嗯…木兰姐好。”李白从王昭君身后出来,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听太白说了,恭喜你和兰陵王喽。”

兰陵王和花木兰是同班,当初花木兰算是女中豪杰,个性爽朗大方,男女生中都很有人缘。而兰陵王属于比较闷骚的那种,个性相差巨大的两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走在一起。

不过,现在不也很好吗?

“嗯?”李白蔚蓝色的眼眸紧盯着韩信,像是在疑惑着什么。

“怎么了,太白。”

“没事。”

大兄弟,你这误会可大了。

韩信委屈的目光注视着李白,却使得李白吓的一抖,默默的缩回王昭君身后。

你敢讲试试?

这是李白的理解…

我的眼神有这么可怕吗?韩·摸不着头脑·被莫名嫌弃·信


“来坐。”王昭君挑了个安静的角落,问服务台要了三杯咖啡,花木兰怀孕不能喝咖啡,所以点了奶茶。

奇怪的四人组。

过程中,花木兰去上厕所,王昭君怕花木兰磕碰着,就跟去。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我们可以进行一场深入的交流,李白。

“额,那个…我和花木兰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我真的只是他弟,单纯的被迫拉去做开车司机而已。”

“如果是假的我就被泼咖啡。”生怕李白不信,韩信又加了一句。

看见李白眼中的警惕放下不少,韩信暗自庆幸终于刷到点好感度。

“你好,三杯咖啡一杯奶茶。”白净的衬衫上被泼到,顿时脏乱不堪。

“对不起,对不起。本店会负责赔偿衣服干洗的一切费用。”小服务员连连道歉,慌忙抽出纸巾给韩信。

被泼一身的韩信顿时觉得人生昏暗。

你妈卖批的墨菲定律。

李白的眼神又一次奇怪起来。

“这是奶茶,奶茶。”韩信几近咆哮。

李白看了良久,确定是奶茶后僵硬的点了点头。

果然flag立的快,死的也快。

人在作死,天在看。


—————————————————————

想到个梗,如果是ABO设定,李白诸葛是产科医生,韩信和云妹是不是整天跑来装怀孕omega。

“李白,那俩怀了一年,还没生。”

“让他们死远点。”

突然笑死哈哈哈


我再也不乱立flag和嘴贱,要死啊

和阿凉打赌,我不更新就是总受

 @阿凉啊 我更新了!!!

告诉我是不是大总攻?

评论(1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