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阿辞也很喜欢叽叽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信白】我真的不怂(九)

#莫名卡剧情
#昨天没更新
#现实中都没有丝毫进展,捉急


游戏画面逐渐暗下去,左下角弹出小窗口显示章节完成。

“等一下哈,各位。”李白关了麦。

“我帮你去看看衣服烘干了没?”李白努力憋笑对着一旁要缩成鲲般模样的吃瓜韩信说了句,大步走出书房。

韩信趁机晃到电脑前,将摄像头直接关掉,毕竟自己现在的模样,不忍直视…

因为摄像头的关闭,弹幕里顿时刷出不少抗议。

[白哥怎么关掉摄像头了]

[这…不要剥夺我看美颜的资格]

[不是白哥关的吧,我刚看见他走出去]

[这么说的话…]

[是那个小哥哥喽]

[小哥哥你不能这样]

[求给条活路]

韩信在键盘上敲字[不给,不给我不给]

[你gay,你gay,你最gay]

[好萌的回答]

[突然表白小哥哥]

[你gay还不行嘛]

[小哥哥和白哥什么关系]

[楼上戳重点!!]

[+身份证号码]

[突然惊醒]

韩信删掉先前打的字,继续在键盘上打道:[未来老攻]

[哟]

[six six]

[社会社会]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大佬大佬,惹不起]

[那小哥哥怎么称呼/乖巧]

[求小哥哥名字!!!]

嘴角一抹轻笑,眼里的笑意更浓:[他叫我韩狗子]

[我去,韩…房管]

[这么刺激]

[信哥?!白哥知道不]

[高举我信白大旗]

[窒息的操作]

[不对,白哥今天不是去面试…怎么会碰到信哥,又不是面基]

[巧了,我是他上司]

[这就6]

[我服]

[我信哥辣么社会]

[你很胖胖哦]

[信哥难道准备玩办公室恋情]

[前面的不要说的这么直接]

[白哥应该还啥都不知道]

[突然心疼白哥]

[我把你当上司,而你却想睡我]

[帮我刷上去,兄弟们]

韩信听见李白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迅速将打在键盘上的字统统删除,乖巧的坐回到原来的小板凳。

“衣服烘干了,给你。”

“嗯。”韩信接过衣服走进卫生间。

这辈子再也不想穿这件衣服…

[白哥别关摄像头]

[我错了,我回家跪搓衣板,白哥别关摄像头]

[举报楼上演员/微笑]

[乖巧]

[端坐不语]

[世界欠我一个奥斯卡奖]

[哈哈哈哈哈嗝]

李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摄像头,果然被韩信关掉,不过也对,他那副模样被人看见怕是要颜面扫地…

刚烘干的衣服还带着股暖意,韩信面对镜子理了理领口,略微无奈的看了眼那件衣服…

还是带回去洗干净再给阿白,否则不礼貌…

“走了?”韩信推开门就看见正欲敲门的李白。

“嗯…衣服我带回去洗洗再还给你。”

李白思索了一下,要重新洗的衣服很多,少洗一件是一件。

“谢了。”

外面雨势小了不少,车为了方便停在门口。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在车窗,韩信手握方向盘,隔着车窗望见李白挥手的身影。

李白站门口,柔美的灯光打在身上,给予李白立体的光影。白皙的肤色在橘黄的灯光下,多添几分温润的美感。汪如水的湛蓝眼眸在无边夜色里,清晰的倒映着韩信的容貌,纯粹无暇。薄唇轻启,道句平安。

李白笑了笑,如同冬日的阳光,又像夏日的凉风,像是那件白衬衫上的气味,没别的,除了暖,就是干净。

眼角的殷红因为这笑颜加深几分,笑容于韩信眼中仿佛拉长了千万倍。

果然,我还是那么喜欢他。

雨中车内高气温使得车窗凝结出雾气,韩信擦了擦车窗玻璃,勾起唇角,对李白报以微笑。

李白微微一愣,车内灯光柔和了韩信冷峻的面部线条,红莲般的眼眸看向李白时盛满势在必得的笑意,看一眼就深陷其中。

他太自信,让李白不由想挫挫他的锐气,可…心怎么就不受控制的疯狂跳动…

真是的,笑的这么撩人干嘛…

目送韩信离开后,李白抚上自己胸膛,平复那颗狂跳不止的心。

切,我才不会被他撩到…

输了我和韩狗子姓!!!


李白不知是脸红羞涩还是和自己赌气冲昏了头,一咬牙拼命的跑上楼,连电梯忘了坐。

开远的车里关了灯,唯有亮着的手机屏幕上倒映着韩信扬起的嘴角,和那句好笑的情话…

心里有座铜雀台,锁着我的李太白。


—————————————————

唠嗑唠嗑:

最后一句话是改自《十年一品温如言》原句是:心里有座铜雀台,锁着我的言小乔。

锁着我的李太白哈哈哈哈嗝,没毛病,还押韵

设定里白哥给人的感觉就特干净…出水芙蓉!我什么都没说。

你的好友傲娇白已上线。

感觉白哥和我好像,都喜欢立flag

别说了,白哥从今往后,你姓韩,名太白。

韩太白!

感觉自己章节前后差距好大,越写越没自信…悲伤

群里的玄策立了个flag说要上哥哥,不然就改姓。结果大家不忍心改叫他百里守厕哈哈哈哈

评论(1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