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阿辞也很喜欢叽叽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信白】我真的不怂(十三)

#再几章准备完结游戏
#真的玩不来长篇


“饭我也请完了,你还打算赖多久…”回到李白公寓,韩信长腿一横,慵懒的躺在沙发上。

“我有说过是早饭吗,我要你请晚饭!”

……小柴呢,咬他。

此时的小柴刚刚醒来,眼睛还未完全睁开,两条小短腿晃晃悠悠的往李白这里走来。

“汪”

韩信看了看小柴,又联想到李白早起的样子。

别说,还真挺像的。

“腾点位置。”李白一手抓住韩信脚腕,毫不客气的甩到地上。

李白示意小柴上来,奈何小柴腿有点短,蹬了几回都没爬上来,这可把韩信乐的人仰马翻,差点从狭窄的沙发上摔下去。

“汪汪”

“诶,小柴你走什么?”

只见小柴跳到比起沙发略低的茶几上,正当李白准备接住跳过来的小柴时,小柴却改变方向卯足劲准备直冲韩信门面。

好在韩信灵活的侧头闪躲,未料想到小柴目标根本不是韩信的脸,稍胖的小柴的落在韩信小腹上,突如其来的重量使韩信发出一阵闷声。

什么感受,就像是铁球从空中砸向你的腹肌,毫无防备的痛…

“哈哈哈哈…”

李白早在一旁笑的直捶沙发。

韩信怒瞪耀武扬威抬高狗头的小柴,尾巴还高兴的摇起来。

要不是他健身练过腹肌,怕是要交代这这。

“这么重!”

“小柴最近确实胖不少,是该减减肥。”李白一边逗狗一边回答着韩信。

“岂止,感觉一块铁砸在身上。”

“谁叫你惹它?”

“……”他不就笑了两下,至于这么对他…

李白眉眼稍弯,笑而不语。

“不如直播?”

呵呵,你怎么不说不如尴舞…

“现在?”

“晚上你请我吃饭。”

我答应我你了吗…

[晨播!?]

[突然兴奋]

[刚起床就发现手机提醒直播]

[吓得我吸了口面条]

[我妈还说大早上吼什么吼,上学没见你这么积极]

[上学就像内存已满]

[比喻形象]

“晚上可能不直播,所以先说声抱歉。”

[是为了和后面的小哥哥吃饭…冷漠脸]

[没想到你是怎样见色忘义的白哥]

[你再也不是我的大宝贝了]

[离婚,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吃饭]

[你对不起我怀的孩子]

[影帝奖杯应该给楼上每人一个]

[同上]

李白回头吓了一跳,谁能告诉他韩信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

“在你弄摄像头的时候。”

[卧槽,韩房管好]

[韩房管好]

[韩房管好]

[韩老攻好]

[韩房管好]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

李白不再理睬韩信,自顾自的打开天使梦魇游戏,韩信也不恼,搬了个椅子坐着旁边。

“Gabriel…不要再走了好吗?”Lucifer从背后抱住Van,下巴搭在他肩膀,低沉的声音耳边低喃。

“……”回答他的是无尽的沉默。

“也对,你是上帝无情的产物,是他为了巩固自己而创造的…你是至高无上的天使长,而我,呵…只是个丑陋的恶魔而已…

Lucifer松开拥住Van的手,自嘲自笑扶额远去。

背影在破旧的教会和黄昏的映衬下变得凄凉,就像是饱受病魔折磨的老人,挣扎不过,选择自我放弃生命。

那一刻,心里莫名的抽痛,像是有千万条毒蛇在啃食心脏。

是否追出去? 是 否

是。

“等……”还未喊出话来便看见四周围不知何时出现的狼群。

狼人,是吸血鬼的天敌。这里曾被吸血鬼侵占过,遗落下来的战斗痕迹还掺杂着吸血鬼的气息,狼人寻味而来。

狼人血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Van,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似的,Van警惕的挪动一步,狼人就紧逼一步。好在数量只有三只,速速解决,他不能和这些狼人耗体力。

他还要去找Lucifer。




——————————————————————


是不是觉得Lucifer离开的猝不及防,不是哦!追了这么久的老婆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别忘了Lucifer的戒心很重…可能是上帝引诱Lucifer上钩而投下的诱饵。


再也不玩靠脑子的游戏了


今天后脑还撞了个鼓包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