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叫阿渊就好

磕cp杰佣强强,双担粉

【信白】我真的不怂(十七)

#老夫老妻模式
#损友邦哥


夜风偷偷从窗户溜入,额前柔顺的碎发飘起,划出优雅的弧度,业火红莲般的眼眸充满温柔,如古玉无瑕白皙皮肤,衬得男人的五官俊朗,而这一切都恰巧落入李白视线。

莫名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韩信。”

“怎么了?”韩信从厨房探出头来。

“你是不是暗恋我?”

李白唇角微微勾起,眨巴了下眼,半分狡黠的笑意几乎要溢出。

“暗恋你好久了呢。”

韩信目光灼灼的直视李白,炽热的爱意几乎弥漫在空气中,不掺杂一丝玩笑和耍乐的认真态度反倒让李白避开了视线。

“逗你的。”

韩信眉宇舒展,笑的稍稍弯腰,扎起的马尾因为动作而晃了晃。李白抬头,正好撞上韩信的眼神,每次对视,他眼中都是含情脉脉,清楚的倒映了自己,心脏处的律动也快了很多倍。

“……”

听到逗你二字时,李白突然有点失落。

但愿是自己的错觉。

“洗碗去!”

“好嘞。”

韩信看起来莫名狗腿…

“韩信,你为什么要留这么长的头发?”

无趣的电视节目根本让人昏昏欲睡,李白索性关掉,懒洋洋的瘫倒在沙发上。

“……”

“不说就算了。”李白见韩信久久不语,摆手准备作罢。

“也没什么,不过这发型的由来挺幼稚。”

“当初喜欢个男孩子,不敢表白。同宿舍的朋友就帮我出了馊主意,让我留了头大马尾,果不其然我引起了注意,却是教导主任…”

“哈哈哈,这舍友好损!”

李白原本是躺倒在沙发,此时却笑的发抖,险些滚到地上。

“皮?”

韩信顺手抓住李白的脚腕,面对突来的拉扯使李白条件反射性的狠踢一脚,又踹在了小腹上。

昨天刚被承受小柴的猛踩,哪还容的了李白现下的一脚。

“抱歉,抱歉!”

见韩信皱眉,松开他,后退一步捂腹忍痛,赶紧认错。

李白把韩信扶起至沙发,好言好语的安慰致歉。

韩信摇了摇头,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声音有点沙哑,李白附耳倾听,热气吹拂在耳边,使脸颊泛起红晕。

“你是不是嫉妒我有腹肌。”

“呵。”

是他太天真。

风带着少许凉意,李白穿着单薄的衬衫不免敛了敛衣服,缩的紧了些。韩信朝着李白摇了摇头,示意送到这便好。

“就到这里,你上去吧。”

“那你小心点,嗯…回去最好敷点药。”

“…好。”韩信稍微踉跄一下,又点头。

“晚安。”

“晚安。”

看着车尾灯逐渐远去,李白也回到家去。

韩信…莫名的有点眼熟呢。

李白又想起那时候走非主流线的他,被教导主任拎着耳朵去办公室训话,出来还嬉皮笑脸的说着没事。

最纯粹的喜欢,喜欢他在操场上打篮球的英姿飒爽,喜欢他搂着哥们的肩膀大大咧咧的笑,喜欢他上课躲在角落贪睡的模样。

讲台上教授讲的龙飞凤舞,他挑了个极好的视野盲点,面前正好是个高大的男孩子,正好能帮他挡住视线。

阳光就像给他渡了层光晕,精灵般的在身旁点缀,光透过叶缝中的空隙,落得满脸柔和。窗外的树叶飘落至桌前,甚至大胆的落在韩信的头发上,衣领上。偏斜的光线遮住他半面阴影,双眸微闭睡得酣甜。

他就这么睡了一节课,李白也这么看了一节课。

喜欢一个人,就是藏在蜜罐里的秘密,只有自己知道其中的甜蜜。

很喜欢很喜欢,但机会却很渺茫。

这份懦弱让李白久久不敢表白,在喜欢一个人之前他是那么洒脱随意,却在喜欢后变得小心翼翼。

没有人生来就对感情是自信的,更何况是被社会大众不认同的同性恋。

李白不介意,不代表他不介意。

宁愿只远远的观望,也不愿说一句告白。

万一被最爱的人用厌恶的目光上下打量,自此离开他的世界。

李白不敢赌,也赌不起。

太喜欢你,所以不敢拿你当赌注。


——————————————————

好舍友认准邦哥,十年坑队友。

昨天存稿,现在人在旅游。

差不多还有两章左右完结…

我要挂在景区了啊啊啊,怎么这么大的地图!腿快断了,好像还找不到出口…

为了防止手机没电横尸景区,早点更新。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