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乀

杰吹奈吹,不接受杰受向cp

是个攻控,吃强强,勿踩雷

【信白】我真的不怂(十九)

#ooc白
#邦哥入场


“哟,雏儿。”

韩信和李白刚落座耳边便传来熟悉而欠揍的声音。

“雏儿…你?”李白稍后疑惑的看了眼韩信脸色,果不其然正逐渐变黑,笑的更肆无忌惮。

“仓鼠球。”韩信几近咬牙切齿的说出口,而刘邦仿佛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似的笑的更灿烂,顺势坐在韩信身旁。

“刘邦学长好。”

“小太白好。”

“小…太白?”韩信放下手中的碗筷,犀利的目光在刘邦与李白之间徘徊。

刘邦闻言,说的更起劲,嘴角的笑意也愈发扩大:“你不知道,那时候你被老夫子教授催着论文,在宿舍里叫苦连天。”

“我不是大二的时候转去文学系吗,正好小太白也是文学系,课上无聊,我俩玩游戏就开黑。一来二去的就熟络了。”

“……”

我怎么都不知道,还是不是兄弟。

“学长你在这附近上班?”李白见话题朝着不妙的方向走去,赶紧扯开话题。

“嗯,我也是你们公司的客户。”

……客户,韩信怎么没和他说。

“不用把他当正常客户,他就借着这名义来公司追张良。”

“以前那个学霸张良?”

“可不嘛,我还知道他为什么转去文学系…”韩信勾起淡淡的唇笑,谈笑间又把矛头指向刘邦,特意的把语气尾音拖长。

如玉白皙的修长手指轻敲桌面,另一只手撑脸,斜视瞥了眼刘邦,语气不紧不慢的道来。

“刘邦以前应该有和你提起过张良吧。”

“嗯…我记得开黑玩的时候他总会邀个人,虽然那人从不进来。但邦哥依旧坚持不懈的邀他,游戏过程中还总和我念叨着良良怎么不来类似。”

“……总之很委屈。”

李白表情都在诠释着刘邦当时委屈的模样。

“这……这是假操作。”

“假不假你自己心里清楚。”

话题进行不下去了。刘邦面上笑嘻嘻,内心妈卖批。

李白看着眼前二人的互损,想问的问题终究哽咽于喉。算了,下次再问关于那人的事。

“我先走了,还有表格要录入。”

“回见,小太白。”

韩信不语,面带笑意的挥手告别。

“雏儿?叫苦连天?早就认识?”韩信随着李白的离去脸色愈来愈沉。

“雏…不,小跳跳……你听我解释,我当时不是不知情吗!不知者无罪对吧。”

“我不接受这看法。”

刘邦现在满脑子良良救我!

“李白哥哥,那个表格有点地方出错,我刚已经在修改好了,之前你录入的数据等会核实一下。”

“好。”

窗外由火辣的灼热变为黄昏的余晖,抬头上便可见彩霞于天空点缀,层层云彩间划过道纯白的飞机线,绵延至远方。

高楼上透明的玻璃清晰的倒映着李白的身影,低眸看见公司门口挎包取车的下班的人群,一切都很真实,包括街边已经亮起的路灯。

“明天见,李白哥哥。”

“嗯,明见。”

李白坐的公车,正赶上下班高峰期,走道上都站满在这座城市辛勤打拼一天的人们。

黄昏的光线还有些灼热,车内即便开了空调也还是有些闷,人群有些躁动,时不时的推搡。

“呀!”一个小姑娘险些摔倒在李白座位旁,亏得李白及时扶住。

“谢谢。”

待李白回到家时,暮色早已降临,唯有一轮弯月悬在天空之上。

[白哥来了!]

[给白哥打call]

[等到差点以为今天不播了]

[白哥上班感觉如何]

[对对对,白哥情况怎么样]

“挺好,就是上司有点智障以外。”

[赌五毛信哥]

[我赌一块]

[今天我叶辰良话就放这了,不是信哥我直播女装]

“突然就不想承认是他怎么办。”虽然看不见脸,但李白话中笑意却没有半分要掩饰的意思。

[房管 无双乱跳:刚刚网络不好,我没听见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威胁)]

[突然搞事]

[吓得我抱紧自己的小被子]

[信哥威胁hhh]

[搞事大队是你坚韧的后盾]

“……额…没事,我们把上次天使梦魔最后一点剧情走完。”


———————————————————

下章完结

游戏线be,现实线he

以后再也不挖这么大的坑了!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