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辞丶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最近紫薇软剑命犯桃花(四)

#小圣火令长大

#秋归


男子一袭红衣踏着暮春而来,拂面的清风吹起圣火额头的稍凌乱的碎发,露出眉间小小的圣火印记。

剑眉舒然,异瞳给予他几分异域风情,眼中的笑意满满,却又不直达眼底。黑衣内衬带着几缕金丝勾勒边缘,半敞的胸膛透露出若隐若现的腹肌。

完美的线条此刻却看不全,着实让人有些遗憾,颇有一种异域风情。带小丝金边的黑带显得圣火令的腰细,下身不似中原人传统的服饰,紧身的黑裤修的圣火令的腿更修长,带着几缕禁欲的美感。

举手投足间慵懒的波斯贵族气息,翩翩有度。


“……”紫薇未曾见过此人,多年的警惕感让他不由抓紧几分手中的软剑。

紫薇不喜欢这种人,面具带的太完美,笑意十足却又令人捉摸不透。


“紫薇哥哥,莫不是不认识我了?”


男子尾音轻挑,带着几分撩人的韵味。逆光之下,他的蓝眸如同一望无际的汪洋,金眸似清晨斜来的阳光,合并之下便是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下的碧波海,让人沉沦。


“……圣火令?”


“是啊,紫薇哥哥你可算是想起我了。”


圣火令眉眼稍弯,笑意更甚,看紫薇目光柔的不像话。与此同时他步步走近紫薇,张开双臂,仿佛小孩子索抱的姿势。

紫薇自是不喜别人靠近,身体也不自觉的贴墙后退来拉开与圣火令的距离。偏偏紫薇愈是远离,圣火令愈是靠近,直至将紫薇逼到墙边。导致寻梦人进来时,呈现出圣火令欲壁咚紫薇的情形。


“阿紫你…”


场面一度很尴尬…


“呃……你们继续,当我没来过。”寻梦人勉强扯出个得体的笑容。

被寻梦人当场看到,圣火令也不好再继续调戏紫薇。一时间不知该干什么,导致屋里陷入安静。

“……哼。”沉默在二人之中久久未散,最后是以紫薇的一声冷哼打破并画上句号。


“嘶…”


紫薇在收起软剑的一瞬,剑刃不偏不倚的划了道小伤口在圣火令露出的手臂上以示警告。


寻梦人也不知何时已无声的退出。


屋子里只剩圣火一人捂着手臂上的伤口思索,沉默良久,恍若领悟什么似的,轻起一笑。

下次还是选择委婉些,中原人好像不太接受这种撒娇方式。


看来中原人说的那句确实不错:万事不可操之过急。



柳絮刮过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圈涟漪,徐徐微风扬起眼前人的如同晨光般的头发,偏斜的发几乎遮住他的半边眼,看着有些淡淡的忧伤。

归一剑,那个对于过去与预见之事有很强执念的人……

寻梦有个特殊的规定:所有的卡被寻梦人抽出来时记忆都会清零,就像是经历一次一次的轮回。而在这些卡中,唯有归一会预见之术。

以天火奇石为引,用命一搏,脑中可现出未来之事,只是这预测代价太大,一不小心便会命丧黄泉。

寻梦人也伫立在归一旁,示意紫薇过来。

话说寻梦人总有个习惯,前一晚安置好明日出战人选,隔日于柳树旁汇合一波,再集体出去打材料。


“紫薇…”


“淑女,何事?”紫薇刚想走过去,却突然被淑女叫住。


“你今天看到圣火令了吗,他昨日闹着要自己一人睡,我拗不过他便放任了,可我一早起后发现他不在屋里。”


“我屋中。”


紫薇又想起之前圣火令带点轻浮的模样,不由的蹙眉。


“圣火怎么会在你屋里……?”


“闹腾。”紫薇没有回答淑女的问题,不耐的说二字找早已在柳树旁静候多时的寻梦人。


“阿紫来了。”


“嗯。”


几人话都不多,场面陷入短暂的沉默,期间只有微风徐来,吹散柳絮。


“抱歉,今日起的有些迟。”不多时候一抹蓝出现在视野,干净的如同那汪湖水,倒映出最清澈的自己。


“没事,启程吧。”


寻梦人不常带备战,一般都是紫薇带头,秋水第二位,归一负责第三位攒怒气,这样一回合就能放绝杀。


“师弟小心。”


今天的归一仿佛心不在焉,被动都没有触发,导致全体受一波魍魉的攻击。

闷哼声从喉咙中溢出,白皙的皮肤上被突来的攻击划破,受伤的秋水倒仅仅只是咬牙忍忍,然而归一却有些慌了阵脚,语气都因为紧张而不流利。


“师……师兄,你没事吧。”


“无碍。”


秋水平静的抚去归一搭上他肩的手,语气依旧温和却带着丝丝疏远。


“紫电穿云,断!”


突如其来的喝声使得归一认为秋水要放技能,迅速退开免得断了秋水的技能,又转念一想,秋水方才放过技能又怎么可能再次冷却完成……


“即使没有我,也请继续…进行修行…”


“师兄!”


知道秋水善意的谎言时已经来不及……往日紫色的眸子里充斥着不舍与惶恐,又看见秋水薄唇稍动,不知说了什么,归一伸在一半的手默默垂下,然后一手握紧。

他记得他的师兄…全真即将覆灭时拼尽全力的救他出去,在他还妄想回去时告诉他。


“你将是掌门,不得任性。”


如今亦是如此……

师兄……教会了他隐忍,是师兄看他从蹒跚学步到健步如飞,逐渐成长为一代掌门……

可如今他却在师兄即将逝去之时,选择沉默,算不算是个不称职的掌门…

他的师兄,是最温柔的人……像是风刀霜剑的寒冷冬季终盼到春日后初破冰的湖水,在吹拂下泛起的波纹卷起落在水里的柳条,化为夏日的凉风,吹过整个夏季…在刚入秋的时候,如同锦鲤入水化为无形。

他……记得师兄名秋水…

秋日汪水,秋水剑。



——————————————————

我像是写了一个月似的!!!

至今还是觉得写的不好,归一好像崩掉……

秋归,秋归划重点!吃群里小伙伴的安利就毅然决然的入了归右。

国庆随缘,可能出没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