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乀

杰吹奈吹,不接受杰受向cp

是个攻控,吃强强,勿踩雷

【信白】寻宝猎者

#宝藏猎人韩信X旅馆招待员李白
#教廷信 X 范海辛
#考试周结束放飞自我


暮色黄昏,深红色的云霭覆盖了整个天空,倒映的红意蔓延了满汪湖水,最后一抹斜阳还残留在地平线。

偏远的小镇很安静,唯有风吹树叶和鸟鸣声,维持很久的宁静被门口的风铃声打破。

“欢迎光临。”

“一间房,谢谢。”来人穿身暗红风衣,压了压要被风吹飞的帽,进店时掸去长途跋涉沾染的风尘,倚靠在前台,修长的手指似有若无的轻扣桌面。

“好的,请稍等。”

“这是钥匙,您若是需要有什么服务,可以去找那位侍者。”前台的女士递来钥匙,一手摊平指向一处,男人顺手接过,顺着她的手指看见窗前正在擦拭的侍者。

黑白简约的侍者服很好的勾勒出他身材的修长,节骨分明的手在落日黄昏的光影下显得格外好看,他的一头银色短发干练,此时被落日的余晖掺上红,使得原本清冷的气息淡了不少。

侍者侧脸,锋利的眉挑起,不咸不淡的瞥了眼一眼,面前的男人……看起来实力不容小觑。那湛蓝色的眼眸像是时刻警惕着的狼,危险的眯起,鼻尖挺立,薄唇轻起:“您好。”

“您好,现在可以带我到房间吗,跋涉的有点累,想休息会。”男人朝侍者点了点头,展出优雅得体的笑容。

侍者没有说话,瞥了一眼他手上钥匙的号码,颔首领着他来到所住的房间。

“房间到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听说迷雾峡谷拥有绝世秘宝,你们镇子又临近,我想来打听些消息。”男人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从怀里掏出一块价值不菲的怀表在侍者面前晃了晃。

“抱歉,我仅仅是个侍者,对于这种事情并不清楚……”

“只知道有很多类似先生去寻找秘宝的人,最后都……无故消失……”

男人听着侍者的一番话语,摸了摸下巴,嘴角展露出一丝笑意,饶有兴味的目光望向窗外落日的最后一点余晖。

这次的寻宝应该会很有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看向侍者,以命令的口味问道,眼神中还带几分好奇。

从他刚进门时就发现眼前这个侍者不简单,虽然被他刻意隐藏,但在前台时他还没走过去,仅仅是看他第一眼,就被那人发觉,即使很快被掩盖,但他不曾忽略过那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

“李白。”

“不错的名字。”

“对了,你们这里提供晚饭吗?”男人看了看天色,想起自己赶路到现在还没吃东西。

“是的,请稍等。”说完李白退出了房间,顺带上了门。

在关上门的一刹,李白没有错过男人审视的目光,比他更深邃的蓝眸……危险的像是波涛汹涌的海洋。

与他双眸触及的那一刻,李白犹如在那汪洋大海中颠簸的船只,那个男人洞悉了他的一切,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卷起巨大的浪将船吞没。

“好像忘了问他要吃些什么……”李白小声呢喃。

算了,随便做些。

李白到前台敲了敲桌面,唤醒趴在桌上沉睡的女士。

“姐,那位先生点餐了。”

女士悠悠转醒,应了声,晃晃起身。

“好。”

李白则代替姐姐坐在前台,望着窗外,黑暗几乎已经笼罩整个小镇,偶有鸟鸣和秋风卷起落叶的声。

因为没什么客人,李白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正当这时,一名男子于黑暗中走来,李白立马站起身来,看向门口。

来者一身黑衣隐于黑暗,如果不仔细看,都察觉不出他。带着黑色的面罩带着点绿意,就露出一双碧绿色的瞳。

“一间。”

异常冷酷的声音带着略微刺骨的秋风落入李白的耳畔,李白认得这个声音,赏金猎人:兰陵王。

“好的。”恍惚一下,李白很快将钥匙递给他,当问及他是否需要带路时,兰陵王皱眉,摆手示意不用。

他独来独往惯了。

见他走远……李白呼了口气坐下,恰巧这时姐姐端着饭菜出来。

“姐,今天我们的店来了两位特殊人物。”

“我看到了……我想这峡谷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姐姐看向外面,而外面却因为天黑的太厉害,丝毫景色都看不到。

“去,把餐送过去。”

姐姐突然转过头命令李白。


TBC.

今天登微博告诉我用户不存在???

我以前开的车都没了

md渣浪……

都换名了,感觉一切都陌生了……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