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辞丶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最近紫薇软剑命犯桃花(四)

#小圣火令长大

#秋归


男子一袭红衣踏着暮春而来,拂面的清风吹起圣火额头的稍凌乱的碎发,露出眉间小小的圣火印记。

剑眉舒然,异瞳给予他几分异域风情,眼中的笑意满满,却又不直达眼底。黑衣内衬带着几缕金丝勾勒边缘,半敞的胸膛透露出若隐若现的腹肌。

完美的线条此刻却看不全,着实让人有些遗憾,颇有一种异域风情。带小丝金边的黑带显得圣火令的腰细,下身不似中原人传统的服饰,紧身的黑裤修的圣火令的腿更修长,带着几缕禁欲的美感。

举手投足间慵懒的波斯贵族气息,翩翩有度。


“……”紫薇未曾见过此人,多年的警惕感让他不由抓紧几分手中的软剑。

紫薇不喜欢这种人,面具带的太完美,笑意十足却又令人捉摸不透。


“紫薇哥哥,莫不是不认识我了?”


男子尾音轻挑,带着几分撩人的韵味。逆光之下,他的蓝眸如同一望无际的汪洋,金眸似清晨斜来的阳光,合并之下便是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下的碧波海,让人沉沦。


“……圣火令?”


“是啊,紫薇哥哥你可算是想起我了。”


圣火令眉眼稍弯,笑意更甚,看紫薇目光柔的不像话。与此同时他步步走近紫薇,张开双臂,仿佛小孩子索抱的姿势。

紫薇自是不喜别人靠近,身体也不自觉的贴墙后退来拉开与圣火令的距离。偏偏紫薇愈是远离,圣火令愈是靠近,直至将紫薇逼到墙边。导致寻梦人进来时,呈现出圣火令欲壁咚紫薇的情形。


“阿紫你…”


场面一度很尴尬…


“呃……你们继续,当我没来过。”寻梦人勉强扯出个得体的笑容。

被寻梦人当场看到,圣火令也不好再继续调戏紫薇。一时间不知该干什么,导致屋里陷入安静。

“……哼。”沉默在二人之中久久未散,最后是以紫薇的一声冷哼打破并画上句号。


“嘶…”


紫薇在收起软剑的一瞬,剑刃不偏不倚的划了道小伤口在圣火令露出的手臂上以示警告。


寻梦人也不知何时已无声的退出。


屋子里只剩圣火一人捂着手臂上的伤口思索,沉默良久,恍若领悟什么似的,轻起一笑。

下次还是选择委婉些,中原人好像不太接受这种撒娇方式。


看来中原人说的那句确实不错:万事不可操之过急。



柳絮刮过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圈涟漪,徐徐微风扬起眼前人的如同晨光般的头发,偏斜的发几乎遮住他的半边眼,看着有些淡淡的忧伤。

归一剑,那个对于过去与预见之事有很强执念的人……

寻梦有个特殊的规定:所有的卡被寻梦人抽出来时记忆都会清零,就像是经历一次一次的轮回。而在这些卡中,唯有归一会预见之术。

以天火奇石为引,用命一搏,脑中可现出未来之事,只是这预测代价太大,一不小心便会命丧黄泉。

寻梦人也伫立在归一旁,示意紫薇过来。

话说寻梦人总有个习惯,前一晚安置好明日出战人选,隔日于柳树旁汇合一波,再集体出去打材料。


“紫薇…”


“淑女,何事?”紫薇刚想走过去,却突然被淑女叫住。


“你今天看到圣火令了吗,他昨日闹着要自己一人睡,我拗不过他便放任了,可我一早起后发现他不在屋里。”


“我屋中。”


紫薇又想起之前圣火令带点轻浮的模样,不由的蹙眉。


“圣火怎么会在你屋里……?”


“闹腾。”紫薇没有回答淑女的问题,不耐的说二字找早已在柳树旁静候多时的寻梦人。


“阿紫来了。”


“嗯。”


几人话都不多,场面陷入短暂的沉默,期间只有微风徐来,吹散柳絮。


“抱歉,今日起的有些迟。”不多时候一抹蓝出现在视野,干净的如同那汪湖水,倒映出最清澈的自己。


“没事,启程吧。”


寻梦人不常带备战,一般都是紫薇带头,秋水第二位,归一负责第三位攒怒气,这样一回合就能放绝杀。


“师弟小心。”


今天的归一仿佛心不在焉,被动都没有触发,导致全体受一波魍魉的攻击。

闷哼声从喉咙中溢出,白皙的皮肤上被突来的攻击划破,受伤的秋水倒仅仅只是咬牙忍忍,然而归一却有些慌了阵脚,语气都因为紧张而不流利。


“师……师兄,你没事吧。”


“无碍。”


秋水平静的抚去归一搭上他肩的手,语气依旧温和却带着丝丝疏远。


“紫电穿云,断!”


突如其来的喝声使得归一认为秋水要放技能,迅速退开免得断了秋水的技能,又转念一想,秋水方才放过技能又怎么可能再次冷却完成……


“即使没有我,也请继续…进行修行…”


“师兄!”


知道秋水善意的谎言时已经来不及……往日紫色的眸子里充斥着不舍与惶恐,又看见秋水薄唇稍动,不知说了什么,归一伸在一半的手默默垂下,然后一手握紧。

他记得他的师兄…全真即将覆灭时拼尽全力的救他出去,在他还妄想回去时告诉他。


“你将是掌门,不得任性。”


如今亦是如此……

师兄……教会了他隐忍,是师兄看他从蹒跚学步到健步如飞,逐渐成长为一代掌门……

可如今他却在师兄即将逝去之时,选择沉默,算不算是个不称职的掌门…

他的师兄,是最温柔的人……像是风刀霜剑的寒冷冬季终盼到春日后初破冰的湖水,在吹拂下泛起的波纹卷起落在水里的柳条,化为夏日的凉风,吹过整个夏季…在刚入秋的时候,如同锦鲤入水化为无形。

他……记得师兄名秋水…

秋日汪水,秋水剑。



——————————————————

我像是写了一个月似的!!!

至今还是觉得写的不好,归一好像崩掉……

秋归,秋归划重点!吃群里小伙伴的安利就毅然决然的入了归右。

国庆随缘,可能出没

【b站评论体】绝情谷最近总是丢东西(曦孤圣紫)

#现代很ooc

#圣火令很崩皮

#由圣火评论展开



[孤剑小哥哥教你如何成为美男]

投稿者:官方没给我性别

播放量:1314万           收藏量:666万

简介:绝情谷恶势力老大孤剑登场!一人练剑逼迫全谷吃素,终受报应。

(绝情谷没钱了,只能让孤剑出来卖艺)

评论(5200)

我不喜欢太长的头发                       #24 18分钟前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共有233条回复

三花聚顶:捕捉,曦月球

辣鸡游戏没有五花:表白曦月小哥哥

五花怕是NPC:就是有这种操作!

……

小君在哪里                                     #47 35分钟前

看不出来啊孤剑!黑色美甲,挑染发型,特色耳坠,还有口红!这是要向美妆博主进发啊

作为女子的我了解的都没你透彻呢

果然男人骚起来就没有女人什么事

我怕是个假女生…

共有123条回复

灵活的bug:对,你就是个假女生

我的小可爱皇冠给你戴:楼上那个!就算是事实也不能说的这么直接

我的卡池里没有五花回复灵活的bug:君子剑还有三秒抵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

FFF团纵火队长                             #128 49分钟前

我擦嘞,视频里桌上的那对耳坠不是我的吗!→_→

共有99条评论

求赐我五花:这就厉害了

你比四花多一花:圣火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劲( ͡° ͜ʖ ͡°)✧

浪里个浪: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圣火令的耳环会在孤剑那呢

泼楼下一身风油精:这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下期

我爱学习个鸡毛:喂喂喂,上面的那个入戏太深了!!

我不喜欢太长的头发:你们五花都有这种奇怪癖好吗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我不喜欢太长的头发: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

我是好同志:口意,不亏是FFF团团长

起落落落落落的时候:给……两边打call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浪里个浪:那是我叫紫薇带过来的

灵活的bug:啥

我的小可爱皇冠给你戴:啥

三花聚顶:啥

五花怕是NPC:啥

不需要尔康回复FFF团纵火队长:我从你房里拿的,有意见?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不需要尔康:没有,紫薇想拿多少便拿多少

我有两个傻儿子回复FFF团纵火队长:我代表其余五花势力鄙视你,圣火

辣鸡游戏没有五花:都是大佬,吃瓜吃瓜

我叫瓜:又吃我,嘤嘤嘤

浪里个浪回复我叫瓜:兄弟你这名字也是够奇葩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FFF团纵火队长:圣火你退群吧!废五花

紫薇我是尔康:各位话题歪了!歪了!

是雕兄谢谢回复紫薇我的尔康:老铁,你这ID有点危险/勾肩搭背

不需要尔康回复紫薇我是尔康:……我ID看懂了吗

我不喜欢太长的头发:我的耳坠不见了,是紫薇帮我拿的

我的卡池里没有五花:孤……孤剑!

灵活的bug:孤剑大佬!

太帅昵称显示不出:孤剑玩曦月手机,突然发糖

我爱学习个鸡毛:曦孤

我的卡池里没有五花:大旗大旗

我叫事情:高举大旗!

小君在哪里回复我不喜欢太长的头发:说实话,我最近也经常丢耳环首饰

我有两个傻儿子回复小君在哪里:你们绝情谷势力都那么喜欢打扮吗?

……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FFF团纵火队长:那个……圣火,你的耳坠也不见了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官方没给我性别:我的耳坠!!

灵活的bug:前排安慰圣火

你比四花多一花:揉揉

泼楼上一身红花油:心疼一波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官方没给我性别:无剑你赔我三对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FFF团纵火队长:凭什么三倍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官方没给我性别:凭你上次落在我这里的文本……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FFF团纵火队长:咳……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呵,基佬:…什么文本(滑稽)

我爱学习个鸡毛:嗯……多半是什么不可形容的

浪里个浪:同意

抽不到的五花:+1

我是好同志:+2

举报有五花的:+10086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官方没给我性别:曦月抚上孤剑裸露的胸膛,指尖冰凉的触感与温热的体温格格不入,引得孤剑身躯一颤……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FFF团纵火队长:别说了,我赔,多少我都赔

谁还不是小公举:好怂啊,突然滑稽

我有两个傻儿子:厉害了无剑

是雕兄谢谢:想不到啊

脸上笑嘻嘻内心mmp:大佬大佬

向恶势力低头:向大佬低头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官方没给我性别:五倍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FFF团纵火队长:刚刚不是三倍吗!又涨价

FFF团纵火队长回复官方没给我性别:那是建立在你服从的基础上,我不管!我帅我做主

浪里个浪:你长得帅你说什么都行

我的小可爱皇冠给你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是好同志:行行行,你帅你任性

不需要尔康回复FFF团纵火队长:我刚看见雕兄拿着什么东西飞出去了

官方没给我性别回复不需要尔康:……

FFF团纵火队长:……

泼楼下一身风油精:……

泼楼上一身红花油:……

紫薇我的尔康:……

我有两个傻儿子:……

小君在哪里:……神雕!



—————————————————————


灵感来源鸟类多数喜欢叼走闪亮的东西来装饰自己的巢穴,突然黑了神雕一把……


【圣紫七夕贺文】连枝共冢

#日常ooc
#接紫薇回家


夏季的尾声将至,蝉鸣却没有任何要收敛点意思,叫的更是嘹亮。屋前的流水潺潺,穿过横跨在水上的小桥门,流向另一端。

盛夏的晚上虽然还是有些闷热,但比起白日的如日中天,好上不少。偶有凉爽的微风徐来,吹起水边杂生的草,惊扰了栖息在上的萤火虫,顿时结伴飞起,萤星曼舞。

萤火微光与满天星光互相呼应,夜空带着的零星紫意像极了心上那人的眼眸。

明日便是七月初七乞巧节,想想屠龙有倚天陪,金铃儿有绿竹伴,孤剑和曦月结伴回绝情谷,唯独圣火令一人坐在石阶上暗自神伤。


“圣火令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淑女剑牵着昨日寻梦人刚抽来还是孩童大小的君子剑,停驻在圣火令面前,还时不时的揉了揉君子剑的头。


“……”


“你可瞒不过姐姐我,说,是不是想紫薇了?”


淑女剑也着实心细,瞬间猜到原因。

紫薇软剑被寻梦人派出去修行,估摸着时间也已有半月之久未归,作为紫薇的爱人,圣火令自是思念。


“……嗯。”圣火也不遮掩,大方承认。


“也不知小花猫何时会回来?”


“哈哈,若是被紫薇知道这称呼有你好受的。”


淑女弯月般的眉轻起一挑,眼角藏着丝丝笑意,其中透着几分直爽豪放之气。歪头时两旁的头饰也随着笑发出银铃般的声音。


圣火令没有回应淑女的一番说笑,反倒是谈起另一个话题。


“我记得君子是阳,我这里也正好有些阳属性的心魂……”


聪慧的淑女自是知道圣火寓意着些什么。


“淑女姑娘要带着家眷自然是不适宜出门,不如这趟接紫薇由我代劳?”


“好。”


隔日大早,寻梦人带着齐眉棍像往常一样找圣火令去刷副本材料时发现诺大的屋子里没有半点身影,顿时奇怪。


“最近圣火令有早起的习惯吗?”


“应该没有。”


“难不成是夜不归宿?”


“多半有可能。”


“等紫薇回来要好好汇报一下。”


站在寻梦人身后的圣火令脸上已经隐隐有怒意,却还在努力保持着得体的笑。


“因为君子剑刚来,淑女忙抽不开身,便来拜托我去接紫薇回来。可不是什么夜不归宿呢。”


然而寻梦人和齐眉棍却听出浓浓的遮掩,分明是圣火令自己拜托淑女的。


“那你一路小心。”既然圣火令都决定,况且今日是七月初七的乞巧节,寻梦人也不好阻拦,摆了摆扇子示意圣火令一路顺风。

紫薇修行于深谷,十分寂静。恰逢清晨,偶尔几声清脆的鸟鸣响起,薄雾还未散尽,前景若隐若现。沿着古朴的小道一路通幽,圣火令不知走了多久,听到细微的水声后大喜。


“紫薇。”


房屋都是临水而建,圣火令眼尖很容易便找到彼时正在练习的紫薇。

银白的发丝飘扬,半边银丝垂落肩头,另一边散落的银发被绑好绕至耳后,束起的发上独留条类似金蛇的发饰。

紫衣随着紫薇的练剑的动作而摆动,一颦一笑在圣火眼里都是绝色。紫薇意识到有人,清冷的眸一瞥,眼角稍弯起弧度。


“圣火?寻梦人不是说淑女来接我。”


“我来接小花猫不好吗。”


“无所谓。”


紫薇嘴上虽是随意的态度,心里却是高兴上好几分。

圣火令逐渐走进,直贴紫薇,以至于几缕棕发几乎吹拂到紫薇的脸上。圣火令轻柔的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那双异瞳中盛满柔情,金眸中高贵与蓝眸的优雅,给圣火令加了更多的神秘感。


“好久不见,小花猫有想我吗?”


紫薇抱臂闷声,冷冷的看着圣火令,像是对圣火令突如其来的无理行为的不满。


“呐,还是这么尖牙利爪可不好。”


“我们回家,小花猫。”晨间的徐徐风有着吹奏人心弦的作用,他唇轻启,带着勾人的尾音,撩得人心痒痒。


“……嗯。”


紫薇任由圣火令牵着不语,耳边染上些许微红。

紫薇最爱一个人的表现大概就是习惯那人的存在,不排斥他亲密些的肢体接触,这于他而言就是最安稳的现世。

而圣火令正是那份安稳…

孤身只影中

等你

出入成双


“没有你,我不曾算完整。”

最后的话语飘散在深谷的风中,再难寻觅。




———————————————————————


本来还有一篇相拥而眠,但发现时间不够,就下次再续写吧……


文中三行加粗字体来源于网络情话

最近紫薇软剑命犯桃花(二)

#all紫设定

#灵蛇出洞,邪教邪教

#是我紫薇拿不动剑,还是你灵蛇太飘

#原来穿亵裤了


黑夜隐去,破晓的晨光透过纸糊的窗户,投在床头些许微光,紫薇软剑稍蹙眉,缓缓睁开眼。


“啧。”


紫薇软剑对光源都很敏感,或许是曾经被吞蛇腹中而常年不见光留下的阴影。


“唔……”身旁的年幼的圣火令揉了揉眼,刚醒的他对于光线很抗拒,不得不用手遮住眼。过了会,圣火令完全适应后睁开,看到的是已经穿戴整齐的紫薇软剑。

真可惜,早知道就不遮。


“紫薇哥哥怎么起的这么早?”


似乎是对身边传来悉索声的不满,还撅了撅嘴。


“抱歉吵醒你。”紫薇软剑说罢,还安慰似的抚上小圣火令睡乱的刘海整理。


“你再睡会吧,天还早。”


隔着被单轻拍小圣火令的肚皮,逆光勾勒出紫薇软剑修长的身影,连语气和神色添得几分柔和。


“嗯……”圣火令本就是被吵醒,被这么哄一下,困意瞬间涌上,扯了扯被子又酣睡。


“阿紫我们走吧,我已经拜托淑女剑等圣火令醒来照顾了。”


“好。”


回头看了眼自己房间床上睡得正熟的小圣火令,微微颔首。


刷活动副本的时候总会需要找盟友,广场上聚满一大群人,都在找实力不错的人组队。


“主人找哪个?”虽说没有盟友他们也照样能通过,不过官方规定必须找同盟。

实力不重要,颜值是关键。

秉承着这一原则,在茫茫人群中找到少有的五花,灵蛇。

两人看的都对眼,紫薇软剑和灵蛇都已七花,便一拍即合,进入副本。

只是不知是不是巧合,每到紫薇软剑想出招时,中间总会隔着只灵蛇,只有放大招有较大范围才能攻击的到魍魉。

搞的像是紫薇软剑不会打要灵蛇保护…

同是输出爆表的七花,灵蛇的行为就像是在羞辱紫薇软剑。


“什么意思。”


战斗结束后紫薇软剑脸色非常不好,提剑质问灵蛇缘由。


“在本尊的庇佑下,你只需要乖乖的站在身后。”


“阿紫冷静!”主人见形势不妙,瞬间拉住即将失控的紫薇软剑,好言相劝说道。


这在紫薇软剑看来是关乎尊严的事,不能再隐忍,试问五花的尊严何在!紫薇软剑越想越气,身旁伴随的剑意愈浓,剑刃上的白光愈加阴冷。

他有预感只要一出副本,紫薇软剑可能就拔剑杀蛇。


“那个…紫薇软剑,灵蛇的行为我对此感到抱歉。”刚出副本,就远远的看见灵蛇的主人跑来道歉。


主人都道过歉,紫薇软剑也不好再发作。


“阿紫消气,毕竟也是盟友。”


至于灵蛇那边,主人骂灵蛇不会撩,完全不解风情,便气冲冲的离开。


“亏得我帮你接近紫薇,活该你惹毛人家!”


“不是你给我看的霸道总裁范吗?”


原地是一脸懵的灵蛇。


一路上,紫薇软剑都板着一张脸,十分不爽。


“主人,紫薇软剑怎么了?”回到家里,越女剑明显看到紫薇软剑的不悦。


“……算是被调戏了吧。”变相调戏,虽然对方撩人等级有限。


“紫薇哥哥不开心诶!”不远处小圣火令从淑女剑怀里下来,迈着摇晃的步子走到紫薇软剑的眼前。


“圣火令!别乱跑啦。”淑女抢先一步抓住圣火令的小胳膊,免的去惊扰此时心情不好的紫薇软剑。


“不要,紫薇哥哥怎么了!”小圣火令抬眼望向紫薇软剑。


“没什么。”


小圣火令比较矮,扯着紫薇软剑的长裙,被淑女剑一抱,瞬间往后倾,紫薇软剑的衣裙也被飞起。

很尴尬的事情。


“……”


虽然他穿了亵裤,对方也是个小孩子,不能计较,但总有一种走光的感觉。

这算是被轻薄了吗……


“抱歉紫薇!”


淑女剑形势不妙,迅速抱着小圣火令开溜。

紫薇软剑本性虽有些残忍,但自跟了主人,也好上许多,能容忍的也容忍不少。只是今天这一出他越想越气,自己最近是不是倒了什么霉。

先被一个半大的小孩子缠着,然后被灵蛇变相羞辱。

紫薇软剑把自己关在了屋里思考人生。


“淑女姐姐。”


“怎么不开心吗?”淑女剑揉了揉小圣火令的棕发。


“紫薇哥哥原来穿亵裤了,好失望。”


“……”


看不出来,心脏啊小圣火令。


原谅这话她淑女剑接不了。



———————————————————

惊不惊喜,还有(二)

自己也意想不到…

灵蛇感觉很高傲,当面调戏做不到,只能侧面主人来说灵蛇对紫薇软剑有意思,我崩人设了,崩的厉害!

都不算调戏吧,好忧伤

紫薇看官方阿杰的解释其实挺不服气自己被抛弃的,但还是很隐忍,所以说话有点咬牙切齿。

只要不触碰到底线就不会太残忍。

曾经被抛弃过,如果现场发脾气的话怕新主人也抛弃自己。紫薇其实内心挺脆弱的,所以才会全副武装。

自我理解!

本来打算昨天更新的,结果愣是给忘了,想起来都是半夜,后来决定还是当第二天的份混更。

md群里玩紫薇崩皮崩的厉害,我不适合紫薇皮……吃了会瓜我就是两头不是人…

我再也不吃瓜了…mmp

最近紫薇软剑命犯桃花(一)

#all紫

#不包括金铃儿攻,毕竟太受(来自金铃儿的巴掌)

#主人不代表主仆关系,我真的找不出其他称呼

#表白紫薇软剑美颜盛世

#玄学产粮,求紫薇软剑啊啊啊





紫薇软剑是最初主人所抽出来的,算是队伍里的老前辈。

紫薇软剑眉目锋利孤傲,就如同他腰间佩带的软剑,眼眸恍若刚入夜时的天空,盛满紫意,微眨的瞬间像黑夜中的流星划过天际,耀眼璀璨。

薄唇稍抿后轻启,带着冷漠与疏远。


“主人,这是今天掉落的奖励。”


紫薇软剑和往日一样将刷材料所得的交给主人。


“麻烦阿紫了。”


主人折扇展开,遮住对紫薇软剑优秀表现而上扬的嘴角弧度,却掩不住眼里的笑意。

紫薇软剑是他最初抽出的五花,必定是疼爱有加,只可惜紫薇软剑戒心太重,对任何人都保持距离。

否则按阿紫的容貌,就算只往那一站,就自成一方天地,大把大把的迷妹愿意往上贴。

可是紫薇软剑从不买账,这让他发愁了好久。

不过最后还是紫薇软剑表明不要再操心,主人才作罢。


“阿紫回来的正好,陪我去抽卡如何?”


“嗯。”


将辛苦集攒的金叶子交与官方人员,便可以进去抽取六张卡牌。

虎头金刀,分水峨嵋刺……

欧神今天好像没眷顾他。


“今天看来有点非。”


主人轻笑,他本来也没有太期盼抽到五花,一来难得,二来他有阿紫就够了。

准备收手走人时,身后闪烁的光芒更加夺目,从中走出个半大儿童。


“我的故乡在波斯,对你而言那里是遥远的异国他乡了吧。如何啊……要不要跟我去看看呢?”


娃娃稚嫩清脆的话语回荡在屋内,目光直直的盯着身后的紫薇软剑。

好小子,撩谁不好撩紫薇软剑…

被家里的小姐姐们知道,还不得剁了这娃娃。

紫薇软剑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甚至有提剑的趋势。


“阿紫不必和小娃娃较真。”


紫薇软剑拔出一半剑的手顿时停住,半分钟后终于将剑重又插回剑鞘。

主人也同时松了口气。

这娃娃这么小就想撩人,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按照规矩,已经抽到的卡是不得带回去。主人没抽到过这个娃娃,其余的都已见过,被留下。


“圣火令。”


出生同样都是五花,难怪敢调戏紫薇软剑。

粉雕玉琢的娃娃乖巧的吮指坐在毯子上,水灵灵的眼眸依旧看着紫薇软剑,棕发有些凌乱,娃娃像是注意到一般,胖嘟嘟的手指想要梳理的样儿,抓了抓头发。

眉间的圣火印记正好与娃娃的名字相辅相成。娃娃爬到紫薇软剑身侧,抓住他的裤子扯了扯,奶声奶气的说道。


“抱,抱抱。”


这圣火令怕是看上阿紫了…

“主人…”


紫薇软剑为难的看了看主人。


“抱吧,没事。”主人有些无奈的扶额,挥了挥扇子。


紫薇软剑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个碍事的小家伙丢掉,一路往回走。

然而小圣火令却不知道,还高兴的抓着紫薇软剑的衣襟探出小脑袋东张西望,步行的路途有些遥远,小圣火令因为之前太过兴奋变得疲劳而早早睡着。


“到了哦,小圣火。”


主人如同高山流水般的清润声线,在小圣火令耳边响起。


“唔……”


小圣火令揉了揉眼睛,刚醒就看见一堆人围着他,不由又抓紧几分紫薇软剑的衣服。


“好可爱啊,娃娃你叫什么?”


淑女剑戳了戳小圣火令肉嘟嘟的脸颊。


“圣火令。”紫薇软剑清冷的回答。


“姐姐…”一个微弱的声音从淑女剑身后响起,带着隐隐的委屈。


“小君你来啦。”


淑女剑怕君子剑赌气,立马抱住他安慰。


“姐姐还是最喜欢小君。”


“嗯嗯。”


期间也有不少小姐姐来看萌萌的小圣火令,想抱一抱,奈何小圣火令只让紫薇软剑抱,愣是怎么劝和哄都不肯松开。

夜幕降临,小圣火令依旧赖在紫薇软剑怀里不走。


“主人……”紫薇软剑的话中略带些无奈。


“…要不圣火令就交给你照顾?他这么粘你。”


紫薇软剑危险的眯起双眼,明显的不愿意。


“阿紫你先照顾一晚,都这么晚,淑女剑大概都睡了,我明天帮你去拜托她。”


紫薇软剑无奈的点了点头,一晚上凑合一下总可以。


“紫薇哥哥。”


“……嗯。”


“紫薇哥哥你真好看。”


“……嗯。”


“紫薇哥哥长大以后你嫁给我好不好?”


“……嗯,嗯?”


来自紫薇软剑内心深处的诧异。




————————————————————


不知是否有后续系列

好几次紫薇差点打成紫霞(捂脸)

后续应该有别的cp(bushi)

感觉阿紫挺好听哈哈哈哈嗝

目前不确定主什么紫


表白紫薇软剑!杰大声音超苏!!!

我:紫薇!

紫薇软剑(冷漠):你是不是要我回你一句尔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