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辞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最近紫薇软剑命犯桃花(三)

#孤紫,圣紫邪教

#内心小腹黑ooc孤剑

#前文戳戳头像



“主人,紫薇哥哥为什么不高兴?”


“因为紫薇哥哥被坏人欺负了。”


小圣火令双手张开拦住主人去路,话语中透露着浓浓的担心,缠着要问个究竟,主人无奈只能如此委婉道。


“那我去帮紫薇哥哥欺负回来。”


“小圣火这么大,还打不过坏人,可能还会被坏人打哭呢。”


一旁的淑女剑听见此言,刮了刮小圣火令的鼻子,一副邻家大姐姐的温婉模样。


“可……我不能看着紫薇哥哥被欺负。”小圣火令说话间已经带着些许哭腔,眼角染上桃红,水汪的眼睛里充斥着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委屈的嘟囔,叫人好生心疼。


“那我们下午去找那人算账好不好?”


“好啊。”


小圣火令随即破涕为笑,拭干眼角的流出的泪,得到承诺后乖巧的点了点头,蹦蹦跳跳的的跑开。


“主人,这不是胡闹吗?”


淑女剑看着逐渐小圣火令逐渐远去的身影,对主人说道。


“没事,我自有分寸。”


四月的春风很温柔,拂面的清朗气息。石缝间流出的清泉注满竹管,随后倾倒,发出清脆的声响。

小圣火令蹲在清泉旁,以泉为镜,整理了下自己刚表演完哭泣的模样,正准备去找主人时看见远远走来的黑发男子。

男子三千墨发披散在背后,清风扬起右臂上绑着的情花,丝带飘飞的瞬发现发间掺杂着的几缕湛蓝,垂至胸前的发梢还有些许蓝意。

男子衣着多以银蓝,素白,墨黑为主。黑色的袍衫体现出男子修长的身材,袖袍上若隐若现的纹路倒是给男子添上几分神秘感。剑上仿佛泛着星点蓝光,沿着墨黑的剑刃零落撒下。


“你是何人?”


“……”


男子未答。

这让小圣火令更加警惕,眯起双眸打量着眼前人。


“孤剑你回来了。”


“嗯。”


是主人的声音,那被唤作孤剑的男子也应声。


“小圣火,你怎么又乱跑。”


同时自己的开溜也被淑女剑逮住。


“孤剑修行可有收获?”


“修为进步不少。”


“那正好随我们一同去刷活动材料。”


孤剑点了点头,在院子里环顾了一圈,没看到所想之人后眼神变得黯然下来。


“孤剑和淑女再带上小圣火令。”


主人显然是看懂了孤剑的小心思,却不点破。手中的折扇展开,挥了挥示意启程。

刚到活动门口,就看见上午那人和灵蛇站在原处。

灵蛇没有看见那抹熟悉的紫衣,微微皱眉表示不悦,好在那主人抓了一把他的衣袖,才没有孤剑一帮人被发现。

阴克柔,孤剑和灵蛇并排站在一起就本能的排斥对方。内部的纠纷让魍魉有机可乘,攻击打在灵蛇身上。


“让欺负紫薇哥哥!”


第一回合有淑女保护的小圣火令,只需要给被淑女姐姐一剑打至丝血还未死透的魍魉补刀。在等第二波的空档,小孩子闹脾气一样大声对着灵蛇说道。

听到紫薇二字时,独自在一旁休息的孤剑走了过来,眼神犀利的盯着灵蛇。

届时淑女和主人的注意力都在二人身上,也理所当然的没人看清小圣火令眼中的狡黠。

灵蛇被他盯的发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拍拍身上的尘土,迎接第二回合。

接下来的回合灵蛇发挥的不好,不少次都被魍魉打中,有些狼狈。反观孤剑,每次都能计算出安全的位置和攻击范围,这让主人很是放心。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小圣火令自然知道,孤剑总是有意无意的释放属性压制灵蛇,导致灵蛇行动困难。

不过,既然他都看出来,主人也不会逊色。应该是默认,毕竟谁让他上午调戏紫薇哥哥来着。

这次虽然打击了灵蛇,与此同时圣火令也意识到孤剑对紫薇感情不一般。


“圣火令,在想什么呢,这么苦恼?”


此时坐在院落里思考的圣火令被淑女吓了一跳,瞪大水汪清澈的双眸,眨巴了两下。


“淑女姐姐,紫薇哥哥什么时候消气从屋里出来。”


“这你放心,紫薇脾气还是不错的,不触碰到他的底线就不会真生气。”


“哦哦,那淑女姐姐,孤剑哥哥是不是也喜欢紫薇哥哥呢。”


“……你怎么知道的!”


“原来真的呀。”


被套路的淑女姐姐。

厉害了我的小圣火令。





——————————————————

抽到孤剑了,当然要写一发邪教。

孤剑好像有点ooc,小圣火令套路很深(意味深长的眼神)

五花透甲灵犀肝到心累,孤剑战力准备冲14w,说什么也得肝

和朋友说不抽紫薇不卸游,结果无情被反驳:那你就准备养老吧。

这大概是个假朋友。


下回大概会让圣火长大,现在孤紫、圣紫,蛇紫暂时不写,尊上性格把握不好(你有性格把握好的吗/打头)

归紫…如果我搜到归一人设的话,也许会写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