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阿辞也很喜欢叽叽

在攻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信白】我真的不怂(十)

#游戏特使身份私设Lucifer
#Van为Gabriel

Van醒来发现被关在黑暗中,四周围没有一丝光亮,只能靠着直觉不断摸索。囚禁在手腕上有些铁锈的锁链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摩擦,发出哗楞楞的声响。

后脑勺发出的疼痛使Van的行动速度大大减缓,手抚上后脑,摸到鼓包那处,甚至还有些泥泞。

【…Gabriel,他叫我Gabriel…】

【Gabriel…】

【…那不是大天使长的名字】


Van靠在墙壁上,腹指揉上太阳穴放松精神,回想起被神父在教会门口救后总会询问关于自己的身世。

【神父,关于我的过往…】

【可怜的孩子…这是上帝所安排的】


自此,只要Van问有关过去的事情,神父都沉默不语。

永远问不到的答案,久而久之,也被淡忘。

如今他和Gabriel牵扯上关系,眼前仿佛看见临走之前神父望向自己时眼神中的祈求和悲凉。

神父知道很多,却从没有告诉过他。

思量再三,决定还是先离开这片令人不安的黑暗重要。只是现下自己这副模样即便是出了古堡又怎样,Dracula已经封锁整个特兰西瓦尼亚城。

正当Van思索之际,古堡地下室的门被打开,这对于已经习惯黑暗的Van来说太过耀眼,本能的闭上眼眸。

“他?”冷漠的声线。

“怎么,不信吗。”

逐渐接受亮光,Van缓缓睁开眼。

逆光站着两人,Dracula…和特使!

“特使?”Van整整一天丝水未进,喉咙干渴沙哑。

他怎么会和Dracula一起…

“很惊喜对吗,不过他可不是什么愚蠢的特使。”Dracula挑起Van的下巴,危险的眯起血红的瞳孔,唇角的笑意盛满对Van的嘲讽。

Lucifinil,他堕落前的这个名字你不会陌生吧。”

【Lucifinil…原本的天国副君,神之右手。他由于过度高贵,意图与神同等,率领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举起反旗,因失败而堕落】

他现在叫Lucifer。”Dracula丝毫不掩饰的厌恶甩开Van的下巴,擦拭着自己的手。

“看来那个神父什么都没告诉你,不过他也没这个机会了。”

因为他…昨天就已经惨死。”Dracula冰冷的语气传入耳畔,就像在诉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不要用这种愤恨的眼神看着我,可不是我干的,是Lucifer哟。”话语间带着恶意的调笑,睥睨的看着Van的落魄模样。

“Lucifer可是找了你很久。”

没有咆哮,没有惊恐,整个地下室只剩下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你不是找了你的Gabriel很久,难道认不出。”Dracula特别将你的二字强调,余光注视着Lucifer的神色。

老旧的室内灯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让Lucifer显得高大。逆光中他步步走来,每走进一步心脏就跳的越快,就像是生命的倒计时。

一把掀开Van的帽子,粗暴的硬掰迫使Van抬头,湛蓝色的眸子里一望无际,纯粹的干净,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杀人如麻的Van。

这种眼神在这个污秽丑陋的世界不多见,要么就是伪装的极好,要么那就是没有感情的杀器。

Van属于后者,无论丑恶的人类说什么,杀器都会一如既往的执行,这是贪婪人类最喜欢不过的。

“你现在的眼神和当初效忠上帝时一样,没有感情。”

Lucifer看向Van的眼神复杂,重拾心爱的惊喜,被无情冷落的忧伤,殊途的悲哀…

偏偏Lucifer喜欢Gabriel,喜欢到痴狂。

Lucifer拥上Van,他抱的很紧,生怕一个转瞬,心爱之人又一次不见。

Van此时不知该是恐惧颤抖,还是劫后余生的欣喜。救了他的是恶魔Lucifer,亦或是圣洁的Lucifinil…

泪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流出,手攀附上Lucifer的背脊,抓的死紧,头埋在他的肩头,小声的抽泣。

其实谁都无所谓,缺乏安全感的Van在无边的黑暗中呆了太久,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理智。

他渴望着一个拥抱,一个支撑。

只是恰巧Lucifer拥上他。


退回门口的Dracula神色暗了暗,转身离去。

他的挚友…再也不会归来。

他定要向上帝讨得这账!

“Gabriel…”这是Van第一次听到特使这般温柔的话语,不,现在他应该叫Lucifer…

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下来,后脑传来的痛感让Van无力的闭上眼睛,昏迷过去。

“这次若是成,我们便再也不用听命于上帝的指挥。”

“……”

“我会永远爱你…直至消亡。”天使表达爱意的轻吻落在Gabriel的额头。

“嗯…”Gabriel耳垂微红,良久吭声。

可惜最后他还是败了,堕落成Lucifer…

同样的,Gabriel也被上帝认为参与,念在并未造成实质,被贬到人间磨砺。

回教会的路上,Lucifer诉说着曾经在天堂的事情。

没有Gabriel的天堂也不需要去征服,他的爱人游荡在世间。只要愿等,总有一天,会寻到。

他问当初被牵连到后悔吗?

Van沉默摇头。

或许在Van眼中什么都无所谓,因为他是无情的上帝创造的。

————————————————

闲聊:

换了个输入法码字速度更慢了…

我会不会交代的太多太快…

Van没有动心太多,假设一个人被关在黑暗里太久,过于缺乏安全感会导致精神崩溃,就像是幽闭恐惧症

在这时候无论谁的出现的拥抱都会使他重拥安全感,不觉间哭出来。

越是看起来镇静的人,就越是面临崩溃边缘。出现的那个人对于Van来说就是光亮,即便是抱上他的是Dracula也一样。

突然感觉佩服信哥玩得一手好套路…在Van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出没。

除了特使的私设,其余都是有依据,虽然我也不知道都是哪里的,百度很混乱…

关于Lucifer的事情就有很多争议,有的说别名是撒旦,有的说路西法是路西法,撒旦是撒旦。

此文里设定选项后者。

解释的特别乱啊啊啊啊!!!

当初查资料查的要疯掉,每一个版本都有自己的解释!

已经不记得都是哪些,脑子要炸啊啊啊

评论(8)

热度(85)